“别别别别娘你别”
    李蓉见周氏那正儿八经的样子,心里急了:“我是要一定要嫁给表哥的将来表哥考上了状元只会更风光打仗多危险,万一谢鹤江在战场上死了,婆家又对我不好怎么办舅舅舅妈可就不一样了,他们对我好。”
    其实自家的蓉蓉本来就是想着要配自家大侄子的,周氏点了点头:“你说的对。还是你舅舅家好。”
    可是心中却又愤愤不平:“那也不能便宜了李玉娇那个贱蹄子啊刚才李娥说什么来着,说那个谢桃说,谢鹤江下山要给李玉娇提亲的奇了怪了,那梅寡.妇不是已经退亲了吗”
    李蓉没好气:“谁知道呢看她把那个朱哑巴迷的,简直就是晕头转向。呵,说不定早就勾过谢鹤江了。”
    “丫头长的是不赖”周氏咬牙,“可这肥肉到了她嘴里,我就觉得浪费”
    “我们家不是还有个李娥吗”李蓉走过去给周氏捏肩捶背,“假如能把她说给谢鹤江,总不能少了咱们家的聘礼吧”
    周氏一愣,对呀,她怎么没想到
    当下拍了拍李蓉的手:“等你爹回来,我看看他都打听到了什么消息再说。”
    李娥端着一簸箕鸡粪,站在门后边,咬紧了牙齿。
    这也许,就是她离开这个家的最好机会了
    “桃桃绣的可真快啊。”
    谢桃说自己已经绣好一朵花儿了,白荷还不信,凑过去一看,阵脚还很细腻,比自己的好,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也许我就不是绣花的料。”
    “可是你做衣服的手艺好啊。”李玉娇活动活动了手腕,赞了一句。
    这时候高氏进来了,对几个丫头说:“中午就在我家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