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窗户半掩,窗帘中间有一条小小的缝隙,阳光从那缝隙里钻进来,洒在地上,再蜿蜒到床上。昏暗的环境里唯有这一束光的存在,微尘在光束里舞动。
    姜婳扇翻了个身,自然地滚进身后人温暖的怀抱里,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用软糯又略微沙哑的嗓音,软软地向这个怀抱撒娇:“呜不想起床啊…叔叔你也不许起…”
    猝不及防地被拍了下屁股,手下弹性十足又软绵的手感,让钟澍忍不住又多揉了几把。
    “怎么?又想挨肏了吗?再蹭,后果自负。”
    瞬间被惊醒的小人,抱着被子弹了开去,一脸戒备地看着这个不知疲倦精力无限的大恶魔,她可没忘记,昨天晚上自己是怎么样哭花了一张脸又沙哑着声音向他求饶的。
    钟澍有些失落于怀抱的空落落,摇头失笑,自己什么时候也这么扭捏了。
    翻身下床,赤裸的身躯在晨光的照射下,周身泛着金色的光芒,皮肤肌理,线条力量感都是满分。
    信步走向浴室,留下身后的姜婳扇呆怔地盯着他的身体发呆。
    “快点过来,洗漱。”
    一个激灵,姜婳扇又一次可耻地发现,自己又盯着美男叔叔的身体发呆!果然自己是个花痴么!
    两人吃完早不早晚不晚的早饭之后,姜婳扇就被钟澍拎出了家门,塞进车里,一路向着市中心奔驰而去。
    “哎呀我还没弄头发呢!!”
    “不需要。”
    “……”
    几分钟后,姜婳扇就明白了为什么不需要了。
    坐在造型师前的椅子上,姜婳扇无奈地看着那个叫tony的设计师,在她的头发上修修剪剪烫烫卷卷,无助的目光投向了不远处休息区的钟澍。
    然而钟澍正专注地处理公务,收到她的目光后,抬头温和一笑,又低下头继续工作了。
    收回目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姜婳扇对于今天将要发生的事情有一丝不好的预感。